相关文章

上海幼升小面试|揭秘|魔都的幼升小究竟有多惨烈?——赢在起点

来源网址:http://www.njasx.com/

导读:据市教委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上海市民办小学报名人数与招生人数的比例为3:1,相比2015年的4:1、2016年的3.3:1,该比例呈逐年降低的趋势,也就是说,民办小学的录取率是在逐年上升的。数据另指出:在上海,除了6%的孩子(约1万人)入读民办以外,绝大多数孩子就读的都是家门口的公办学校。【早教中心】

看过数据之后,很多家长纷纷质疑:“真的3个里面就有一个录取民办吗?”,“没有感觉到录取率这么高啊!”,“今年不是有1万2的孩子报名徐汇的盛大花园小学吗?据说协和也有5000+呀?“,“为什么我感觉更焦虑了呢?”……【早教中心】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官方数据与家长感受的不对称?魔都的幼升小真的如我们想的那么惨烈吗?小白给出几点分析:【早教中心】

1.为何在官方大数据中,民办小学的录取率在上升?

第一点原因,相较前两年,上海民办学校(校区)的数量增加了,但今年的适龄儿童人数并未显著增加。

数据显示,2017年全市新增了7所民办学校(校区),分别是位于闵行区的华二紫竹和德闳学校,位于浦东的平和新校区、万科双语和上师大第二外国语学校,位于杨浦的控江民办小学部,位于金山的杭州湾双语学校以及位于崇明的上实东滩分校(是公办但通过面试选拔学生)。这些新学校和校区贡献近900个新的入学名额。【早教中心】

在民办入学名额增加的情况下,今年上海幼升一孩子的数量却没有太大的增幅。从人口大数据上来看,2016年的适龄儿童数量是17.5万,今年的人数大约在18万。在这样的基数下,其中填报民办志愿的人数稳定在3万左右。于是,在报名人数没有显著增加的情况下,入学名额却增加了,录取率自然会上升。【早教中心】

第二点原因,有多所学校今年增加了报考的限制条件。2015年,上海市首次使用义务教育报名入学系统,也是首次提出每个孩子限报两所学校的要求,而当时只有几所学校提出仅限一志愿报考的要求;2016年,全市提出仅面谈一志愿的学校增至17所;今年则进一步增加到27所,且新增校都是类似爱菊、协和一类比较热门的名校。在此基础上,个别学校还提出仅限上海户籍(阳浦、上外附小)报考、投资方小区内的业主优先(复旦万科)等限制,这使得一部分家长直接放弃了民办,还有一部分家长选择了不那么热门的学校。

第三点原因,在政府学区化集团化的规划下,公办学校的在师资、硬件和软件方面确实都有显著提升,这点不容否认。加之今年政府要求全市公办小学也要举办校园开放日,原本鲜有对外宣传机会的公立也有了增加自身曝光度的机会。很大一部分家长在择校前直观感受了对口学校之后,择校行为也更加理智了一些。

2.民办录取率在上升,家长为何却更加焦虑?

第一点原因,虽然民办学校变多了,但是真正优质的学校还是稀缺资源。

上海的民办学校分为两类,一类以体制内高考应试为主,一类以出国留学为主。而实际上,除了少部分家庭比较特殊,未来一定会送孩子出国之外,大多数报考民办的家长是奔着那一类高升学率的体制内民办去的。

为什么?因为上海孩子要上好大学,摆在眼前的是高中里“四大名校、八大金刚、逍遥二仙”(指上海中学、上外附中等知名高中)升学率领跑的现实。而想进入上述的重点高中,从录取率来看,上海优质民办初中的表现比公办初中更优异。而在竞争民办初中入学名额的过程中,公立小学和狠抓应试教育的民办小学相比,已经较为明显处于下风。

而这类狠抓应试教育,走国内高考路线的民办小学又有多少呢?无外乎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几所罢了,咱们掰掰手指头都能数出来:徐汇的盛大花园、逸夫、爱菊、世外小学的国内部;浦东的福山正达、浦外附小;杨浦的上外双语、阳浦小学、民办打一;虹口的上外附小(大多奔着直升名额)、宏星小学;闵行的七宝外国语小学、协和双语等等。这些学校仅是全市60多所民办学校中的一小部分,选择面实际上并不宽。而报考这些学校的家长,基本也是对公办不甚满意,花费了大量的成本和精力,想给孩子争取最好的教育资源的,难免会在意结果,感到焦虑。

第二点原因,很关键但容易被忽视,就是部分机构、媒体和个人利用信息的不对称,不断进行带有煽动性的夸大宣传和报道,放大了焦虑。

以今年的幼升小为例,先是有自媒体爆出盛大报考人数12000+,协和报考人数5000+的“大料”,这条消息在短时间之内发酵出数万的转发量,也成功打开了焦虑的大闸。给人的直观感受是什么?——全市的家长都在追逐民办小学,考民办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而事实是什么呢?第一,盛大仅是个例。因为今年基本热门一点的民办学校都仅限一志愿报考,或者对户籍有要求了,比如原本会分流盛大生源的爱菊小学和协和双语等等。而像盛大这种既全市招生,又对志愿和户籍没有任何要求的一梯队学校已经屈指可数了。大批二志愿空着的家长抱着“没有其他选择,不填也浪费”的心态,造成了报考盛大的人数爆棚。但是,试问全市还有第二个这么疯狂的学校么?至于协和双语的5000+,据去参加面谈的家长反映,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接下来又有媒体对个别学校“考家长”、“查三代”的事情进行了报道,小白分析了一下几篇100000+的文章,主题几乎都是渲染升学难、择校难的,这正触碰到了本就焦虑的家长的痛处,迅速成为了近乎真理的主流声音。而一些真正理性、客观的解读却迅速被舆论淹没,因此没有人注意到今年的民办面谈整体上是有序的,而且也是近几年来考得最浅的。

我们不否认阳浦、青外、永昌等学校招生存在问题(事实上他们也受到了惩罚),但小白听到更多的声音是,面试出来的孩子说题目“简单、有趣、好玩。”也见证了群里很多没有关系,没有后门的家长裸考进逸夫、福山正达、上外附小的事实。

3.幼升小“焦虑症”成因分析

处在社会转型期的新一代家长,受大环境的影响和制约,对孩子的成长充满了不确定。在自我定位方面,一方面具有作为中产阶级的优越感(想帮孩子选择优质教育),一方面又有无权无势,无门无路的挫折感。而这种现象背后折射出的是一系列非常复杂的社会问题。仔细分析,我们的焦虑大概有三个来源。

第一层焦虑来自于优质资源的匮乏。在理想情况下,公办学校有“托底”的责任,即保障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而民办学校则负责提供更多元的教育模式,是小众教育。但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这个“发展”不仅仅指,也是制度,资源和社会建设。即使在上海等国内一线城市,教育资源依旧无法满足需求。公办学校往往供不应求,并且将相当一部分不具备入学条件的外地户籍适龄儿童拒之门外。因此,大量的适龄儿童需要依赖民办学校这种小众教育产物来获取优质的教育。

第二层焦虑来自竞争的盲目性和激烈性。除了家长对优质教育的需求外,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应试教育压力向小学幼儿园的蔓延。在全民焦虑的时代,大部分的家长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报民办,看到大家一哄而上,总不能泰然处之。在这样一种恐慌的氛围下,原本认为自己深谙教育之道,有十足定力的家长,也被裹挟其中,身不由己。

第三层焦虑来自来自幼升小选拔标准的“模糊性”。幼升小面谈不是应试性的考试,没有题库,也没有考纲,主要的依据是儿童敏感期的发展规律。我们大部分家长都不是教育专家,无法真正理解学校的选拔的参照标准。因此,一旦孩子落榜,尤其当感觉录取的人也没比自己孩子出色多少的时候,心中难免会产生录取不公的想法和情绪。

家长很焦虑,孩子很辛苦,幼升小择校就成为一个很容易引起风暴的“百慕大三角”。

但我们必须认清一点:想培养一个优秀的孩子,仅仅指望政府提供更多资源,或者要求学校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就够了吗?我们也应该好好思考一下自己择校的出发点,是否简单地把“好学校”等同于孩子的“好未来”了呢?教育是为人父母一生的事业,谁都无法替代。我们看似每天在帮孩子忙报班,忙择校,投入了很多的时间精力,但或许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偷懒”而已。